飞腾彩票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中科院青年之声专题报道我院2009届毕业生成里京

 

 

中科院青年之声中科院团委官方微信号,由中科院直属机关党委主办、中国科普博览团队运营专题报道了我院2009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毕业生成里京,报道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Ye99p_yW5ofN1P_dzfbxMA

报道原文内容如下:

 

十年磨一剑——记青年科学家成里京

 

2019年1月,一篇论文《全球海洋变暖了多少?》(How fast are the oceans warming?)在Science上发表。论文在上线的4个小时之内就被将近30家主流国际媒体报道,并登上了《纽约时报》头版。

截至2019年12月,该论文的关注度得分(Altmetric)为2880,在检索到的1400万篇论文中排名326(0.02‰),在Science上发表的所有6万余篇论文中排名第32(0.5‰)。另外,该论文也是2019年最受媒体关注的10篇气候变化论文之一。文章中的数据被2019年9月发布的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气候变化中的海洋和冰冻圈》特别报告直接使用,是其《决策者摘要》唯一使用的热含量数据。

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大气所)的青年科学家、31岁的副研究员成里京。论文的其他3位作者分别为美国圣·托马斯大学的J.Abraham、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Z.Hausfather和美国国家大气研究中心的K.Trenberth。

如此年轻就取得了这样的成绩,成里京是怎么做到的呢?

与大气所结缘

2008年9月,当时在中国矿业大学(北京)信息与计算科学系数学专业读大四的成里京有些迷茫,是保研还是考研?是继续学数学还是转行到计算机或者别的专业?他遇到了许多年轻人都会遇到的问题。

缘分真的很奇妙。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大气所的朱江研究员,抱着试一试和挑战自己的心理,他决定在大四阶段做朱老师的一个小课题:海洋XBT数据偏差研究。

接下来的几个月,没有海洋和气象背景的成里京过得极其痛苦。因为要从零开始学习相关知识:什么是XBT?对于只会用百度的本科生,搜索这个问题的结果是“没有答案”。于是,只能从朱老师给的几个英文论文及其参考文献开始读起,英语不好再加上没有专业知识,一篇文献读完也不知道讲了些什么。云里雾里地泡了几个月图书馆之后,还是觉得不得要领,于是开始求助,不懂的问题就发邮件问论文的作者。幸运的是,来自意大利的一位学者Franco Reseghetti非常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这位意大利大叔后来成了成里京最好的朋友之一。在朱老师和这位意大利学者的带领下,成里京完成了本科论文,设计了一个简单有效的算法来计算XBT偏差。这个工作在2011年初正式发表在美国气象协会旗下的大气和海洋技术杂志上。

心无旁骛勤铸剑

朱老师的这个小课题为成里京打开了一扇通往科学研究的大门,让他知道怎么找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但更重要的是给了他信心: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别的问题呢?

2009到2014年,成里京在大气所硕博连读攻读博士学位。这五年是成里京心无旁骛解决问题的五年,没有人催促他发论文,有的只是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在2011年用本科阶段的工作发表第一篇论文之后,他的第二篇第一作者论文在2014年才得以发表。沉稳安静的环境让他可以耐心细致地处理几百万条海洋观测数据,编写上万行程序分析数据偏差,尝试用不同的方法计算海洋变暖速率……这些技术上的沉淀最终才成就了他后来的研究工作。因为钻研到了数据底层,所以才更明白问题所在,才有了一点国际上的“话语权”。

而意大利学者Franco Reseghetti亦师亦友的帮助,又为他打开了另一扇通往国际合作研究的大门。Franco Reseghetti引荐了几位对成里京影响非常大的国外学者,这几位朋友又引荐他们的朋友,成里京向这些朋友学习和请教,和他们保持长期的合作。同时,成里京也经常参加国际会议,拜访相关的国外研究机构。成里京说:“刚开始,自我介绍都说不清楚,报告也听不懂。慢慢的,语言用得多了,就能够表达自己了。眼界开阔了,就学会自己找些科学界的新闻八卦看,报告就能听懂一些了。这些从零到一的蜕变,都是在所里给予的强大支持下才得以实现的。而这些交流,让我总是能保持思考和吸收新的思想,极大地促进了我——一个没有气象海洋相关背景的菜鸟的成长。”

宝剑锋从磨砺出

2014年,成里京博士毕业留在大气所工作。虽然还在老地方,但从一个阶段步入了另一个阶段,生活和工作的挑战都陡然上升。像每一位刚毕业的博士生一样,成里京人生的关键词从 “科研”急剧转变为“科研、经费、生活、房子、环境、学生……”,他的精力也分散到了不同的关键词上。

乱花渐欲迷人眼,但很快,成里京学到了一个教训,那就是方向的选择比具体做事情更重要一些,要找准问题并提高效率。于是他定下心来,一个一个地解决海洋数据中存在的问题:2015年明确了气候态等几个因素对海洋变暖估算的影响、2016-2017年提出了一个原创的格点化技术以解决海洋数据时空分布不足的问题。基于这些核心技术,打造了过去几十年海洋上层2000米格点温度数据:IAP海温数据。2019年1月,经十年磨砺,《全球海洋变暖了多少?》终于初露锋芒。

成里京对观测数据的长期深入和贡献使得他的海洋变暖估算非常具有说服力,取得了国内外同行的广泛认可和声誉。这也是为什么近些年国际一些数据中心、权威报告、科学论文大量使用成里京的数据和海洋变暖估算的原因,IAP数据开始“流行”了起来。只有经过长期深入研究,掌握了核心技术,才能够在相关领域立得住,才能形成核心竞争力。

成里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气候变化是一个全球话题,不是哪一个国家的事,需要各国的共同努力。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坚持环境友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这为各国应对全球变化指明了方向。”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